老镇
谁|王向军
秋末的阳光从高高的云层升起,照耀着那条旧街上光滑的玉石条纹,这条街上闪烁着微弱的冷光。慢慢地,当清扫在残垣断壁的墙壁上发光时,清朝的地板甚至早些时候就开始温度升高了。原本只剩下几家商店,尽管写东西的人仍在尖叫。
当铺只剩下一个高平台,这位女士已经化为尘土了。rice子店里蒸笼上的蒸汽充斥着空荡荡的旧街道。洪水,士兵和盗匪并没有使这座古城死亡。然而,野蛮的投资者完全拉开了旧街上的“氧气软管”,突然屏住了呼吸。商店,居民和急诊室被称为:保护,但发展。它仍然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城市,文化的死亡,旧街的死亡,令人心碎,心碎。
书店是老街的最后灵魂,所有者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,外表瘦弱,他用书店给整条街加温。朝阳塔前是三把铁椅子,分别是“排名第一的奖学金”,“排名第二的奖学金”和“研究花卉”。它们像三个孤独的学者并排站立,独自站在草坪上。儿子就像一个逃学的学生,没有辫子,他拿着小石头在椅子上翻滚,被店长口头虐待,在大楼里当绅士。毕竟,孩子是个孩子,他很固执。躺在草坪上,抬头仰望天空,太阳下山了,天气有点灼热,我似乎在大声读书。有些鸟像朝阳塔后面的树一样飞来飞去,因为他们不得不赶快听课,训练有素的鸟会说话。
白果塘大火烧毁了审判的记忆和机密内容。躺在墙上的爬虫就像是一本天上的书上的文字,只要懂得他们就会理解这座古城。外面的女孩坐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拍照,一只手指指向天空,另一只手则以胜利的姿势摆姿势。想笑但不能笑。逆行的倪家只是一个可悲的家庭故事。根据墙上的大祝福,您可以穿越世界的欢乐与仇恨,欢乐与悲伤。天空干燥,一切都干燥,提防蜡烛。“敲锣叫喊的那个人在小巷,岩石和墙壁中。地球融化了,变成屋顶上的瓷砖,看着他的房子。
这条街的尽头有几户人家和两家杂货店。这不是“人们聚集,传说中的吕孟市”的真实代表吗?我喜欢有烟火和摊贩的老城区。我买了一个印有时间的瓷瓶。再往前是富源安和刘凯的故居,水蹲着,凝望着内河。
灵魂又回来了!
大部分桐城市
新媒体矩阵
“您深入关注桐城市吗?分享桐城市的魅力”
桐城市人文丨观点丨桐城村丨参观桐城